鄉鎮風采 西津| 南山| 河瀝| 汪溪| 港口| 中溪| 梅林| 天湖| 云梯| 仙霞| 萬家| 南極| 青龍| 寧墩| 胡樂| 甲路| 方塘| 霞西| 竹峰
首頁 ? 新聞綜合 > 今日寧國 >

[話題] 行走遠方 總有一些思念在生長

作者: 黃瑞莉 凌欣 發布時間: 2018-09-25 08:38:44 糾錯/舉報

中秋節是思念的日子,記憶中的中秋節,是一桌熱騰騰的團圓飯,是家人共賞的那一輪明月,可為了生活抑或追尋夢想,不少人離開家鄉奔赴他鄉,在中秋節也難以與親人團圓。中秋之際,我們采訪了幾位身在異鄉的人,他們中有漂在他鄉的寧國游子,也有長居寧國的外地人,在人月兩團圓的日子里,一起聽聽他們是如何表達心中對親人的思念的。

阿蓮:家是心里的明月光

家在滁州的她來寧國已兩年余,“過節對我們來說其實與平常沒差。”實際上,她18歲就離開家鄉走上了社會,機緣巧合地從事了美容護膚行業,至今已十余年,因工作需要,輾轉無錫、合肥等多地,2016年來到了寧國。

“挺喜歡這個行業的,讓別人變美自己也很開心。”然而因為美容服務行業的性質,節假日可以說是她們最忙的時候,屈指一算,這三四年的中秋節她都沒有回家了,由于假少路堵,遠在合肥的男友也無法趕來陪她。眼下正是農忙的季節,她說,家里種了玉米、芝麻、花生等五谷雜糧,父母忙著收成,可能連飯都要趕著吃。

跟往年一樣,她提前給父母買了東西寄回家,表達自己的思念。“給媽媽買了一雙鞋,給爸爸買了一件衣服,還匯去了一點錢。”而一個人的中秋節,她總是給自己買點好吃的,應景地買月餅慶祝一下,通過視頻、電話跟父母問個好、聊會天,今年也如是。少小離家,盡管習慣了形單影只,但想到父母年紀越來越大,她還是希望能回家陪伴他們。可她清楚的是,對于打工族來說,“回去很難”,家就是心里的明月光。

大鵬:相思豆串起對天堂爺爺的思念

提及這個話題,他仿佛打開了話匣子,“我從小是爺爺奶奶帶大的,尤其跟爺爺感情最深。記得有一次在隔壁村子的同學家吃晚飯,后來下起了小雨。爺爺擔心我,可是又不知道我在哪一戶人家,他就撐著傘走在雨里挨家挨戶打聽,最后終于找到了我。”可惜的是,如此疼愛他的爺爺在去年正月去世了。“在初中以前,每次下雨我都不會擔心,因為我知道,他肯定會來給我送傘。后來他不在了,我就想,以后再也沒人會給我送傘了。”

他的爺爺是因為食道癌去世的。“小時候經常感冒,而我又吞不進藥丸,每次只能打吊水。農村的土路一到連續下雨就會被水淹沒,爺爺都是背著我淌水去看病。等到他得病了,我就開車送他去看病,他逢人就夸,我孫子有孝心。”那時的他還在高速收費站上班,沒有女朋友,因為他是四代單傳的獨孫,在去年過節時,親戚們便讓他帶個同事冒充女友逗爺爺開心。“爺爺見到她時特別高興,后來我發現,爺爺癟著嘴有些想哭。別人也許不知道爺爺的意思,可我知道,他是在想,看不到我成家的那一天了。第二天,爺爺就去世了。”

沒過多久,他被調去歙縣上班,工作地點雖然有改變,但始終不變的是對爺爺的思念。每周五下午放假回來,他都會去爺爺的墳上坐半天,跟爺爺聊聊天,說說自己的心里話。“以前他在世的時候,每次放假我都會給他帶點水果。后來他去世了,我還是會帶著他喜歡的水果去看他,端午節、中秋節就帶上粽子、月餅,那種感覺就好像他還在一樣。”

今年看到朋友圈有花店在賣相思豆,他二話不說就定了一束。“別人以為我是送女朋友或者放家里觀賞的,但其實我是想放在爺爺墳頭,告訴他,我很想他。”

阿康:寧國粑粑承載滿滿的思念

“莫道不遠游,男兒在四方。”29歲的他在杭州已打拼了五六年,讓他牽掛的,是家鄉的山山水水和家里的老老少少,這也許是每一個異鄉人不變的情結。自求學開始,與家人聚少離多就是常態,中秋這個萬家團圓的日子讓他更多了一份思念,思念的是與家人促膝長談和與朋友舉杯同歡。“但有躊躇志,他鄉是故鄉。”眼前燈火闌珊的城市,少了家鄉的安謐寧靜,也始終找不到一種讓人踏實的歸屬感,但也許對于他來說,離開是為了更好地回來,在他鄉尋找自己,夢想的輪廓一點點地變得清晰起來。

他不記得在哪個綜藝節目里看到,一個海外的中國姑娘吃到西紅柿炒雞蛋時說“有媽媽的味道,好幸福!”一道家鄉的菜肴撫慰離鄉之苦,這是食物的神奇所在吧。因為相對于味道而言,因食物伴隨著的回憶才是它特殊的思念。他說,對于離家的人,家鄉的食物,就是思念的源頭和寄托。每逢中秋,他也愈發想念家鄉的美食小吃,這個中秋他托朋友寄來了寧國粑粑,寄來了對家人的思念和對家鄉的回憶。咸香的餡,脆薄的殼,一口咬下來,滿滿的是思鄉情結。

小威:將思念寄托于細微的行動上

作為一名“南漂”,除去中途回家的一年,他在廣東已經工作了四年。

“從小我對于家的記憶其實是又愛又恨的,春天在田里打豬草,秋天打山核桃、收稻子,特別有意思。但是那會兒爸媽吵架給我也留下了一定的心理陰影。”

家庭的原因讓他從小對父母有些疏離,也讓他養成了獨立自主的性格,大學四年,他選擇了離家較遠的廣東生活。“說實話,因為從小跟父母溝通少,有一定的隔閡。我對于中秋節、端午節之類的節日沒什么特別感受,覺得就是一個普通的日子,自從在外面工作,基本都是過年的時候才能回家。”

“我其實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。”雖然嘴上說著沒那么想家,但其實每次他逛街時看到不錯的特產或其他好東西,都會毅然買下來寄回去送給家人,大到組合家具,小到防凍霜。在廣東工作一兩年后,他回到寧國工作了一段時間,最后還是因為外地薪資水平較高而再次去了廣東。“想回去但又不愿意回去,心里很矛盾,還是再緩一緩,再等幾年吧。”

掃碼關注
寧國廣電全媒體
官方微博
寧國廣電全媒體
官方微信
愛寧國APP
福建省36送7开奖走势图